「好。」

告別兩人,秦歌和半人馬她們一起向一旁的寧海走去。

「寧海,麻煩你一下,交任務。」秦歌說著,便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昨天那個任務委託單。

「哦,是秦歌啊,我看看。」寧海說著,便伸手接觸了秦歌遞過去的任務委託單。

「委託大成功?S級評價?」寧海略顯驚訝的抬起頭,「可以啊,我還以為你弄一個任務成功,B級評價或者A級評價就已經非常棒了。結果沒想到你竟然達成了S級評價呢,真厲害!」

「呵呵,都是我加艦娘努力的結果,我其實什麼都沒幹。」秦歌笑著說到。

「呵,別謙虛了。」寧海笑了笑,「我先把任務獎勵給你吧,委託的成功的獎勵是450單位物資,還有一本藍色品質的隨機教材。」

「嗯,拜託了。」秦歌點點頭對著寧海說到。

「沒關係,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寧海搖了搖頭,轉身從後面的架子上面抽出一本藍色品質的教材,遞給了秦歌,並且還有450單位的物資。

「好了,已經全部給你了,接下來和昨天一樣,可以在那邊挑選任務,然後在我這裡登記。」

「沒問題。」秦歌點了點頭,便告別了寧海,走進了昨天挑選任務的房間之中。

今天倒是沒有昨天的那種緊急支援任務,於是秦歌選擇了一個小型商船護衛的任務之後,在寧海那裡登記報道,拿到了任務委託單。

因為是小型商船護衛的委託,所以秦歌並沒有回去叫其他人,而是帶著半人馬,能代和光輝三人一起來到了科隆那裡。

因為這一次並不趕時間,所以這一次的船隻也變成了普通的指揮艦。

小型商船護衛的任務並不同於支援任務,秦歌開著指揮艦先行來到了民用港口,在這裡找到了自己所要保護的商船。

船長是一個50多歲的中年人,監視來往的指揮官也挺多了,當他看到秦歌列兵軍銜的時候,著實有些愣神。

但是很快就回過神來,因為既然指揮官學院同意秦歌接任委託,那麼他就有接任委託的實力。畢竟很多人就是那麼的與眾不同,而或許自己面前這個列兵軍銜的指揮官就是那個與眾不同的人呢?

「你好,我叫周維,接下來的航程,就拜託你了。」接過秦歌遞過來的委託任務單,名叫周維的船長,對著秦歌說道。

「你好,我叫秦歌,請放心吧,既然接受了你的委託,那麼一定會將你的商船順利的護送到港的。」秦歌對著周維說到。

「十分感謝,這個委託單我先收下了,等商船到達目的地之後,我會為你蓋上我的私人印信,你到時候就可以拿著它去交任務了。」周維客氣的說到。

「稍微問一下,這艘商船是準備運往哪裡的?」秦歌對著周維說到。

「從申華市出發,到河州市,大概需要十幾個小時的時間。」周維說到,「所以請秦歌指揮官先做好補給,以免路上餓肚子。」

「明白,那麼我和我的艦娘先去補給物資,通訊裝置的頻道我放在十號頻道上了,出發的時候用對講機喊一聲就可以了。」秦歌對著周維說到。

「我知道了,預計距離裝好貨物還有一個小時,秦歌指揮官可以慢慢補充,不需要著急的,到時候我們直接通訊聯繫就可以。」周維說到。

「好。」秦歌點了點頭,便帶著艦娘向著港口外面走了過去。

這種商船護衛的任務是一般二年級生最喜歡做的任務,因為這種任務的危險率比較低。不過這種任務也有一個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耗時比較長。

所以像秦歌現在就得去補充物資,要不然茫茫大海,十幾個小時的時間,吃飯就是一個大問題。

。游輪事件已經處理完畢。

警方收隊回程,諸伏景光跟目暮警部打了聲招呼,準備和南宮清一起回去,到時候明天一起出門,方便行動。

當然不是住在一起,兩個人可都是直的!

南宮清在買武裝偵探社大樓的時候,順手在幾百米外買了一套公寓,原本是當做社員的宿舍的,但是一直沒有找到人手,

《在柯南世界玩異能》79.怪盜基德(第一更求訂閱!) 當然。

別看如今水木大學辦學經費超過哈佛,可是凡事最怕人均,就如同華夏現在名列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是人均GDP就慘不忍睹一樣。

哈佛辦學經費55億美元,約合325億元人民幣,其有2400名教員,本科生6700名,研究生和非全職學生一共有13120名,其他進修學生有16193人,一共有36012名學生,學生人均獲得經費90萬元人民幣。

而水木大學呢,教職工哪怕扣除退休的,2019年水木教職工數量將達到2萬人,本科生約2.5萬人,研究生、博士生約2.5萬人,也就是說單單學生就有5萬人,學生人均獲得經費80萬元人民幣。

而且要知道,水木大學的教職工收入,可是絲毫不下於哈佛大學的教員,這代表着水木大學在教職工的支出比哈佛大,學生人均獲得的經費就更少了。

不過這是數量上的比較,如果算上購買力的話,水木大學人均獲得經費依舊是超過了哈佛大學。

在年底的時候,將會有一批教職工退休,因爲處於新老交替保持新鮮血液的考慮,水木大學只會返聘極少部分的退休教職工,其他的退休教職工要麼每個月固定領取退休金,要麼則是另謀出路賺些養老錢。

畢竟是水木的教師,含金量還是有的,想要賺養老錢還是比較容易的,不管是去校外教育機構,還是去其他普通高校,有的是地方歡迎他們。

剛剛進入12月份,就在12月份的第一天,一件事的發生讓秦元清措手不及,只能感慨命運的神奇,竟然還是爆發這麼一大事件。

秦元清沒有想到,如今華夏連第三艘航母都下水試航,算是列裝服役,再次一整年的下水艦艇噸位超過法蘭西,基本建成了三支航母作戰羣,華夏在先進戰機的列裝上也持續加快,可以說是建成了繼美利堅、俄國之後世界第三支大空軍部隊,綜合國力比起上一世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事依舊發生!命運真的是神奇,絲毫無法揣測。

這一世,華威因爲率先拿出智能手機,然後又發展出獨立引擎、操作系統,發展出了擁有自主產權的臺式電腦、筆記本電腦,成爲華夏年營業收入最大的民營企業,已經超過十年蟬聯第一民營企業的寶冠,再加上研發出5G這先進的通訊技術,常年現金擁有量超過一萬億元,已經成爲華夏的民族企業,華夏人民心中的驕傲。

畢竟華威如今的研發人員已經超過10萬人,每年的研發投入都達到一個驚人的數字,位列世界各大企業第一位。華威每年都申請了大量的專利,專利申請量也位列世界各達企業第一。其擁有的核心技術,也構造了屬於自己的專利壁壘,每年收取的專利費,就已經超過了90%的上市公司一年的營業額。

不知道多少人,爲擁有華威而感到自豪,畢竟華威是貨真價實的華夏企業,註冊地在華夏,老闆是華夏人,主要高管、管理層基本上都是華夏人。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事情一發生,華夏人普遍對華威產生了同情心,對於華威就更加擁護、更加支持。按照有些網民的說法,哪怕華威只有國內市場,依靠着國內市場有着14億華夏人的支持,華威不但不會倒下,反而會發展越來越好。

這就是華夏人的淳樸,對於自家人,他們總是給予無限的支持,哪怕前途不明。只是可惜有些企業,讓全國人民一再失望,那是真正的恨鐵不成鋼,好好的高科技公司,結果成了房地產商和搞金融的!

秦元清對此也是很氣憤,這種屈辱感,估計只有90年代以及千禧年那次才讓華夏人感受到,可惜此事看情況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決的。

秦元清頓時明白了,現在的華夏還不夠強,以至於還有人敢不遵守規矩。那麼想要讓華夏復興,就得讓華夏繼續發展、發展得更強。

三支航母作戰羣不夠威懾的話,那麼就六支航母作戰羣!假如六支航母作戰羣還不夠的話,那就十二支航母作戰羣!

地球這麼大,陸地才佔據29%的面積,海洋可是佔據71%的面積,遼闊的海洋,別說十二支航母作戰羣,就是一百支航母作戰羣都可以容納,海洋足夠寬廣!

華威的新聞熱點發酵了大半個月,一浪高過一浪,人們自發行動,直接紛紛購買華威的手機,華威的智慧屏,將電腦換爲華威電腦,一下子將華威的產品給賣斷貨了,讓人們不得不驚歎,華夏人對於華威的支持與擁躉。

有14億華夏人支持的華威,無論如何都會發展壯大,無論遇到什麼難關,都能跨過,全世界沒有什麼可以阻擋華威的壯大的腳步。

秦元清還特意更新了微信微博動態,表示華威有需要,他將爲華威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同時也說明,華夏人骨子裡總是充滿着不屈,正是這份不屈,讓華夏人擁有着五千多年的歷史,履創輝煌,而沒有成爲歷史的塵埃,華夏文明得以源遠流長。

任何想要靠手段迫使華夏人屈服的妄想,最終都會以失敗而告終,頂多3年,就可以見分曉。

直到12月18日,才被改開40週年大會的新聞熱點給取代了。

這一天一大早,秦元清和自己妻子穿着盛裝出席了這一次隆重的慶典,他們夫妻二人入選了100人名單,秦元清入選的理由時新時代的科學巨匠、共同富裕的踐行者。

秦元清倒是沒有想到自己能夠進入這個100人名單,作爲隆重慶祝這一盛會,能夠入選這100名的榜單上,毫無疑問是在這四十年某一領域作出卓越的貢獻,每一個都是時代的弄潮兒,都是要被記入史冊的。秦元清貢獻倒是有,但是太年輕了,他也成爲榜單中最年輕的一位。

而夫妻二人共同進入榜單,也成了一段佳話!

互聯網上也對這事議論紛紛,畢竟想要獲得這麼一枚獎章,實在太不容易了,偌大的影視圈只有李雪健入選。而且這個榜單,並非嘉獎在世的,而是包括了去世的,已經去世的人足足有27位。這意味着在世之中只有73位。而秦元清夫妻二人就佔據2席。

“夭壽,不到30歲獲得這獎章,太不可思議了!”

“秦院士應該已經拿到他所能拿的所有榮譽了吧!?”

“要不是國家最高科學獎是帶有終身榮譽性質,估計秦院士早就拿到手!”

“秦院士入選名單我沒意見,不過他愛人入選我不服!”

“得了吧,什麼叫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看看人家,是以慈善家、新時代女性作爲入選理由的,你還看不明白麼!?”

“話說華夏商業教父,怎麼沒有入選,那一位可是以前的商業武林盟主!”

“呵呵,秦院士可是華科院、華工院的副院長,如今那攤事誰心裡沒有點B數,我看那事要東窗事發了,還想入選名單!你沒看到互聯網上各種批評聲,沒有官媒下場麼?”

“司馬大爺威武!”

“……”

秦元清再看向二馬一李,此時他們也意氣風發,畢竟獲得這麼一枚獎章,除非是自己做大死,不然的話基本安全無恙!

畢竟這是對於他們在過去歲月所作的貢獻進行了肯定,說明他們在互聯網領域所作的突出貢獻是得到認可的。

再看向其他人,要麼是科學家,要麼是基層,要麼就是企業家,而企業家中,民營企業家又足足佔據了一半,說明民營企業在國家經濟的重要地位。

每一個,都是充滿着代表性。

比如民營企業家,能否入選,企業的規模大不大、做得好不好並非是關鍵因素,而是看企業家與時代的關聯度,比如魯冠球,他就是在過去40年社會發展中一位典型代表人物,因爲他代表着鄉鎮企業家這個羣體。

比如李巖宏,千度影響力已經不像千禧年頭十年那麼大,市值也不算大。但是他卻代表着海歸創業報國、推動科技創新的羣體。

還有外星人,雖然五官和普通人大爲不同,但是他卻是華夏電子商務、數字經濟的創新者,影響了這近二十年!還有小馬哥,是‘互聯網+’行動的探索者。

至於秦元清,也是代表着新時代華夏青年、科學羣體,代表着年輕一代,也是極具典型代表。

過去40年,華夏社會急劇變化,用了短短四十年時間,走完了西方一百年、二百年時間進程,社會發展日新月異,在這一時期,涌現了一大批在各行各業的弄潮兒。相關單位經過不斷篩選,最終選出這100人名單,絕對是都具有代表性。

而水木人,也一個個都很開心、很興奮和驕傲,因爲這一次不僅僅秦元清這個如今水木旗幟和掌門人獲得,還有多位水木人獲得此枚獎章。

而這次四十週年大會的隆重舉行,也彷彿如同一個轉折點,既是對過去四十年的總結,也將是開啓一個全新時代,代表着華夏並不停步,而是一場接力賽,進入下一棒的比賽中。

在這場大會中,‘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再次被着重提及,代表着世界真的正式進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新時代。 「所以你打過來是到底要幹嘛的?不要說是想念我什麼的,你覺得那樣的話我相信嗎?」逍遙子直接出聲嘲諷道。

聽到逍遙子的話,許林頓時語塞了一下,旋即臉龐上露出了頗為無奈的神色,還好他已經對自己的師傅早就已經習慣這樣的言行舉止了,當下就出聲說道:「我需要調查一個雇傭兵組織,它的名字叫瓦薩特。」

「誒?你居然是要我調查這件事情?」許林的話,讓逍遙子的臉龐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頗為驚訝。

這一下子到是輪到許林錯愕了。心想著什麼玩意?難道他還有別的事情不成?於是就開口問道:「不是,那你之前是以為我想要說什麼事情來著?」

「我以為你是想要讓我幫你把陳非這個老頭子救出來呢!」逍遙子漫不經心地說道。

這要是吳應雄還是趙大海他們在的話,肯定會非常的生氣。甚至破口大罵,怒聲提出質疑。

陳非是誰?那可是三蓮會的會長,是台都乃至整個大夏國,甚至是連國際上都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強大組織的首腦!

在對待監押陳非的這一件事情上,南區分局又怎麼可能會那麼輕視呢?他們早就已經打造出了一個足夠牢固的監獄,而且安保措施更是做好了最高級別的程度。絕對不可能讓有任何非法分子能夠劫走陳非,甚至連探監的機會都沒有被允許。

但是,這句話說出來的人,並不是別人,而是逍遙子,是許林的師傅!

所以,許林是非常相信逍遙子的話,既然他能夠說出這樣的話來,就代表他一定是有辦法可以救出陳非的。

至於許林為什麼會這麼的相信他,也其實沒有別的原因,因為許林知道他的師傅逍遙子,還從來沒有違背過他的承諾。

只要他說的,他就一定會做到。

一想到這裡,許林的臉龐上就露出了驚喜之色,目光看著手腕上的Weltraum-Uhren,開口問道:「所以說,你是有辦法可以救出陳非嗎?」

「開什麼玩笑?我誰啊,我怎麼可能會沒有辦法呢?你這是在質疑我嗎?」許林的話讓逍遙子聽了覺得很不樂意。頗為不爽地開口說道,「我既然說出來了,我當然是有辦法了,你瞧不起誰呢!」

「那你快點告訴我你到底有什麼辦法,快點!」許林急忙問道。

這幾天陳亦涵和袁夢兩人因為會長被抓的事情都在鬧著矛盾,而且也因為這樣的事情,搞得整個三蓮會都是人心惶惶,個個都不敢相信。

所以,在聽到了逍遙子有辦法的時候。許林自然是迫不及待。

「這辦法就是……我還在想。」

「……」

許林臉上的笑容在一瞬間就變得僵硬了起來。

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下一秒,許林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看著Weltraum-Uhren上的逍遙子,沒好氣的說道:「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好嗎?」

「我知道不好笑啊,所以我才要故意這樣說的啊!」逍遙子聳了聳肩膀,淡淡開口說道。

「那你到底是有辦法還是沒有辦法啊?」許林沒好氣地問道。

「辦法是有的,只是有不少辦法,你想要比較有保障的還是要比較冒險的?」逍遙子問道。

「還有那麼多辦法?」許林的眉頭微微向上一挑,臉龐上露出了詫異之色。旋即就出聲說道,「那你說一說比較有保障的辦法是什麼?」

「很簡單,走正規渠道,只不過就是這一段時間會比較長就是了。」逍遙子開口說道。

「這恐怕不好實現吧?」逍遙子的話,讓許林的眉頭頓時就皺了起來,沉聲說道。「既然對方能夠悄無聲息的進入到會長的房間里,還對此進行栽贓陷害,這就代表了對方背景不俗,而且根據陳亦涵所說的那個樣子,他們以前所有跟他們認識的法官、武官甚至是議員都全部和他們斷絕了聯繫,你說走正規渠道,這恐怕很難實現吧?」

「單靠三蓮會的那些關係,當然是很難實現,自然是要派我這邊的人過去了。」逍遙子對於這個問題。他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奇怪,畢竟他知道的內幕可是很多的,只是很輕鬆地說道。

「什麼?你的人?」聽到逍遙子的話。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錯愕之色,甚至連雙眼都忍不住瞪大了起來。

因為實在是逍遙子的話讓許林真的內心裡產生了震驚的情緒。

從頭到尾,許林都沒有見識過逍遙子所謂的他的人。他一直以為他就只是一個閑雲野鶴的修鍊者而已。

「廢話,你真當我是一個隱居世外的修鍊者不成?」聽到許林的話,逍遙子沒好氣地白了前者一眼,開口說道,「我只不過是懶得去摻和這一些而已,但是這並不代表我沒有這個權力,你明白嗎?我只是比較喜歡淡泊名利的生活而已。」

「你覺得我信嗎?」許林在心裡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呵呵噠,我信了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

「你信不信沒有關係,我自己可以相信就行了。」逍遙子聳了聳肩膀,漫不經心地說道。

「……」

許林突然覺得無言以對,再一次被逍遙子打敗。只好把話題重新轉移回來,繼續說道:「那麼我想要問,如果動用你的人,你覺得有什麼辦法可以用正規渠道把會長給弄出來。」

「少則一個月,多則半年。」逍遙子想都沒有想,就直接回答了許林的話。很顯然在這之前,逍遙子就已經考慮到這些情況了。

「那不行,太久時間了,我擔心會出現意外。」許林聽到逍遙子的回答,微微皺眉,說道。

是的,不說半年,一個月就都已經太長時間了,現在想要殺死陳非的人,可是多了去,尤其是還在三蓮會的叛徒,他們如果不是為了得到三蓮會的話,怎麼會大費心機的陷害陳非入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