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夫婦倆聞言后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

李金梅說道:「好啦小凡,你有這份心就好了。要不是你一直不同意,咱們早就說一家人了。」

她對任小凡是極其喜歡。

小夥子雖然有些瘦弱,但長得清秀,還是全國最高學府,皇家理工大學的學生。

最重要的性格要強獨立,這樣的小夥子在當今社會可是打著燈籠難找,比那些只會靠家世的富二代強多了。

因此,李金梅一直想要收任小凡當乾兒子。但卻每次都遭到任小凡委婉拒絕。

「這個….呵呵,我知道了李嬸,小凡以後不會再這麼說了。」任小凡下意識的摸了摸兜里的一塊玉佩,眼中的複雜一閃即逝。

「嗯行,那你先吃吧,不夠了在去盛,後面還有不少,我先去忙了啊。」李嬸嘆息一聲,轉身便進了廚房繼續忙活了。

雖然是晚上八點了,但是店裡還有幾個人在吃面。

……..

任小凡在麵館吃了一碗面后,已經是晚上九點接近十點了。

一個多小時,他當然不止是單吃了一碗面,之後還幫玉根叔和李嬸收拾了一下店面,這才離開。

九月份的天,清風吹巡,漆黑的夜晚,寂靜的巷子口。

任小凡也不是一次兩次這麼晚回家了,昨天就回來的很晚。只是這次,他忽然站住了,有些躊躇不前。

黑漆漆巷口,像是一張惡鬼之嘴,彷彿只要走進去,就會被吞噬。

莫名的,一絲恐懼纏繞在任小凡的心頭….

「呵呵,本身就是個窮鬼,竟然還怕鬼…」

他搖了搖頭,有些苦笑的自嘲一句,隨後壯著膽子,邁入了巷子口。

嘶…

剛一進去的瞬間,一股子涼意撲面襲來,任小凡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戰。

他心下奇怪,今天怎了?九月份的天氣,不會這麼冷才對,為什麼巷子里會這麼冷?

搖了搖頭,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所以乾脆也就不想了,還是早點回家,明天上午還有課呢。

於是他便開始小跑著,往自己出租屋所在的方位賓士。

涼意並沒有減退,反而因為他越走越深,竟然變得有些陰冷刺骨。

噠噠噠…

黑漆漆的巷子里,只有任小凡小跑時的腳步聲,他雙手環抱著胳膊,感受上面因為陣陣涼意而起的雞皮疙瘩。

原本不到三分鐘的路程,但他卻小跑了五分鐘還沒到家。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因此猛然站住腳步,將手機掏了出來,察看上面的時間。

21:47,這是他剛才從王玉根家麵館出來的時間。難不成是手機壞了么?

他感到陣陣疑惑,連忙打開手機,發現信號竟然也沒了,甚至連手機電筒功能都打不開。

「慘,手機怎麼還壞了。」

任小凡啐了一口,只能無奈的將手機揣進兜里,繼續悶頭往前跑去。

一秒!兩秒!三秒!四秒!…….

既然手機壞了不能記時,他自己便在心裡按照一秒鐘時長,默默的數起來。

黑漆漆的巷子里頓時又響起了任小凡噠噠噠的跑步聲。

不知道跑了多遠,直到他數到300秒時,再次停了下來。

不是他不想跑了,而是跑不動了,他身體本來就瘦弱,跑這麼久,已經是他的體力極限了。

「呼呼呼….」

任小凡也不嫌臟,直接坐在地上氣喘噓噓。

該…該不會是遇到鬼打牆了吧。

看著周遭漆黑的環境,一個極其恐怖的念頭忽然在他的腦海中浮現,這讓他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哆嗦。

不…不可能,這個世界上哪裡有鬼啊,一定是自己嚇自己…

他試圖努力的說服自己,不過這顯然是徒勞的。一些恐怖的畫面不覺得在腦中浮現…

原本三分鐘的路程,前前後後跑了十多分鐘還沒到。要知道,這個巷子是直的,不存在彎曲走岔的情況。

那現在這….貌似除了鬼打牆這一個現象,好像再沒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了。

疲憊和恐懼纏繞著任小凡,他雙腿打著顫艱難的站起身,將手放到了褲腰上。

以前在孤兒院時,他曾聽老院長講故事時說過,女生遇到了鬼打牆就對著前方吐唾沫,男生遇到這種情況的話,就脫下褲子對前面撒尿。

因為大多數鬼都是怕髒的嘛,這麼做也算是驅趕他們方法的一種。

不管有沒有效,現在他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

(未完待續…..) 再之後,幾個人想了半天,就都去休息了。關於木家的事情,多想無益,都說了家主陰險狡詐,反正不會放過她就是了。

至於……暫時是多久,藍曦若也不知道。

其實,這也不怪紫月離和橙澤式,藍曦若覺得,自己早晚都會惹到木家家主的。因為自己需要去找花家,如果可以的話,她會極力促成花家和葉家的合作的。這樣一來,木家會感受到威脅,自然會轉過來對付她的。

藍曦若想了很久,然後嘆口氣。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

藍曦若又一次閃進了空間里開始修鍊了,她望着空間里的一堆靈藥之類的東西,無意中又發現了那顆在拍賣會上買下的火元素的果實。

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藍曦若把果實拿在手裏反覆把玩,眉頭微微皺起來。

她不是土豪,錢多到可以隨意揮霍。她不希望自己有強烈感覺的東西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果實而已。

「赤玄,你認識這個東西嗎?」藍曦若把赤玄叫出來。他畢竟是聖獸,見多識廣,如果他能給確定一下自然是最好的。

赤玄將果實接過,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一開始是沒看出什麼的,剛想說這就是一顆普通的果實,然而指尖在劃破了果實的表皮之後,他的臉色就微微的變了。

這是……

他再次謹慎的確認了一遍,這才喜笑顏開,將果實遞給藍曦若:「曦若,你這可算是撿到寶了,原來在拍賣會上都有這種東西啊。」

藍曦若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意思?

這種東西……是什麼?

不過有一點藍曦若是確定了的:自己的感覺沒錯,這是個好東西。

也就是說,自己的錢沒白花啊……

見藍曦若有些不解,赤玄開始很有耐心的解釋道:「這個果實,確實是火元素的果實沒錯,但是對於你來說,卻並不只是這麼簡單。」

對於她?

藍曦若望着赤玄,不知道他這是個什麼意思。

「你應該知道的,輔助系靈力才是可以包羅萬象的存在,也就是說,只要有合適的資源或者天材地寶,就可以增加輔助系靈力的屬性。這顆果實,就是這樣的存在。」赤玄的眼眸帶着閃亮的光芒,似乎是在為藍曦若開心。

增加屬性?

藍曦若的眼睛也亮起來,她望着赤玄,帶着幾分期待:「是不是可以說,我的水系靈力,就能夠摻雜火元素,從此我的水元素就再也不會畏懼火元素了?」

赤玄很鄭重的點頭:「就是這樣,但遠遠不止這樣。」

看着藍曦若的興奮,赤玄難得的嚴肅起來,他整個人依舊纖細而單薄,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衣袍更顯出了幾分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他五官精緻而不沾染凡氣,眸子裏一直有細碎的光芒閃爍,像星璨。

整個人的感覺都非常的乾淨清爽,還帶着幾分怯弱而慵懶的小貓的習性。

藍曦若的眼眸微微眯起來,望着赤玄有些緊張。

不只是這樣……那,是什麼樣子呢?

藍曦若很期待,這顆果實會給她帶來什麼樣子的改變。

赤玄再次思考了一會,然後開口:「這果實你可以直接服用,不過可能會有一些稍微的不適感。畢竟,水火不容,兩種元素必定是會在你體內做一番鬥爭的。」

「但是,一旦你能將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融合在一起,並且以水係為主導的話,之後不管你再吸收哪一種元素,都會容易的很了。」

赤玄的眼眸很漂亮,他看着藍曦若說道。

也就是說,這一次只要成功,就是為以後的崛起和成長也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簡直就是一勞永逸的做法。

至於有多不適,藍曦若已經早就不怕這些了。

從她穿越到現在,仔細數數也經歷了不少事情了,險些丟掉性命的也經歷過不少,那種疼痛她不還是忍過來了?

所以說,藍曦若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如何控制兩種元素的事情。

赤玄說的沒錯,水火不容。至少在修鍊界,都是這樣說的。

沒有人說水火共生這樣的話,因為他們覺得這根本就不可能。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輔助系靈力的人,即使真的能夠鑽研出輔助系化攻擊系的途徑,但如果不融合其他元素的話,在提升到一定的高度就再也提升不了了。

這就是一個不斷成長的過程。

藍曦若現在已經到了這個階段了。

如果她無法控制,也就意味着,她的修鍊之途差不多也就到此為止了。

輔助系靈力的人,包羅萬象,是能夠容納任何元素靈力的。有利就有弊,弊端就是,再之後的漫長歲月里,他們需要不斷的湊羅天材地寶,來補充自己的需要。不然,修為就會停滯不前。

說是停滯不前,其實還是能稍微進步一些的。但是,絕對不會大幅度的提升了。

藍曦若望着赤玄,點頭:「我知道了,那就試試了。」

赤玄深深的看了藍曦若一眼:「水和火,如何才能相容共處,這就需要看你自己的悟性了。只要你能悟出來,就能一飛衝天。但如果悟不出來,曦若,你可能……也真的只有到這裏為止了。」

藍曦若一咬牙:「你放心好了。」

萬事開頭難,其實藍曦若最先得到了火元素的天材地寶,是最好的。這樣,水火兩個極端如果共容,就不會出現後期加入會直接因為適應不了而產生的爆體而亡之類的悲劇。

雖然最好,卻也最難。

在完全沒有融合過元素靈力的情況下,直接來解決一個BOSS。

藍曦若一邊說着,就盤膝坐下來:「在我吃掉之前,還需要準備什麼嗎?」

赤玄搖搖頭:「你可以開始了。但是,曦若,你也可以選擇不進行。」

藍曦若哪裏肯,她看了赤玄一眼,就直接將火元素的果實吞掉了。這果實倒是奇特的很,在薄薄的皮下,幾乎包裹的全部都是水分。

甜甜的,還有點辣。

藍曦若氣沉丹田,赤玄也已經是自覺的閃到了一旁,不再說話。他這也是第一次真正見到有人運氣這麼好,能進行輔助系靈力的進一步修鍊。以前也都只是聽到傳聞而已。

果實的汁液在進入藍曦若的體內之後,直接就化成了熾熱的靈力。

藍曦若本身是水系靈力為主,又以冰元素的攻擊為主,自然經脈更能適應寒冷。但是這冷不丁的呼啦啦的湧來一股子熾熱的靈力,誰都抵抗不了。

她能感覺到自己經脈的不適和抗拒,她身子微微搖晃了兩下,臉上已經是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薄汗了。

什麼叫做稍微的不適?

藍曦若現在真想站起來一腳踹死赤玄。

尼瑪,這如果也叫稍微的不適,那真正的不適是什麼,是不是直接死人的?

藍曦若的體內現在正處於冰火兩重天的境況,火元素拚命想要湧進來,水元素就拚命抵制,看起來就像是完全不能融洽相處。

藍曦若一個頭兩個大。

這尼瑪,她覺得自己也真是命途多舛,自己的經歷奇葩就罷了,搞得自己的靈力也奇葩到了極點,真是可怕。

還冰火要相容,就看這個架勢,這輩子都別想相容了。

火元素的進攻十分猛烈,經脈都被漲的生疼。

這火元素的果實所蘊含的火元素極其龐大,藍曦若估摸著,如果自己真是火元素,這半天能蹦好幾重呢。

但是,自己不是啊!

卧槽,自己現在是水元素的靈力,到底要花多長時間才能讓火元素乖乖聽話?

就怕自己還沒煉化呢,就已經活活的疼死了。

水元素死死的受着丹田的位置,就是不讓火元素進來。火元素越積越多,力量也越來越龐大啊,脹的藍曦若幾乎要坐不住了。

她真想直接跳起來拍拍屁股走人!

然而,要真能這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