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醒。

譚晚晚先醒了。

黑暗中睜著雙眼,勉強看到他硬朗的輪廓。

原來,早在他回來的那一天,就已經改頭換面,從孩子蛻變成優秀的大男人。

「唔……你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發出聲音,看樣子剛醒。

「你餓了吧,我去給你做吃的。」

她沒有回應。

他自顧自的揉眼睛,然後摸索穿衣,也沒開燈,怕打擾她休息。

她很快聽到了關門的聲音,看樣子是出去買菜了。

她起身去了陽台,看着他冒雪出去,心裏突然暖融融的。

她和唐幸本來就充斥着很多不可能。

可那又怎樣,還不是在一起了?

他出去了大約三十分鐘,即便打着傘,還是落了滿身的血,手腳凍得冰涼。

他一刻也沒停歇,立刻去廚房忙碌。

他很快做好飯菜,直接端到了卧室,省得她再起來。

他給她披上了羽絨服。

「別凍著。」

她起身一言不發,安靜的吃着。

唐幸耷拉着腦袋,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她吃完將碗推到了一邊,然後繼續躺下。

他任勞任怨的洗了碗,然後鑽上了床。

他心臟提起,生怕譚晚晚將他踹下去,實際上他已經做好準備了。

哪怕是打地鋪,也絕不離開卧室。

他忐忑的等了許久,沒等來譚晚晚下一步動作。

他鬆了一口氣。

「今天是聖誕節,聖誕節快樂。」

他湊到她耳邊說話。

她依然沒有反應。

。 乘車來到萊蒙托夫將軍的私人莊園。

萊蒙托夫將軍已經在院子的涼亭里等候多時了,桌上還準備了這邊備受歡迎的飲料,格瓦斯。

格瓦斯是用麵包干發酵釀製的飲料,在這邊已經有了上千年的歷史,喝起來酸酸甜甜的,冰鎮后飲用非常消暑。

喝了一口格瓦斯,江山看向萊蒙托夫將軍。

「將軍,這次約見我的人,是誰啊?」

萊蒙托夫將軍笑了笑,「不急,等會兒你就能見到了。」

話音剛落,只見三輛黑色轎車從不遠處行駛了過來,並在萊蒙托夫將軍的私人莊園門口停下。

車門打開,一群穿著黑西裝,帶著黑墨鏡,身形威猛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著裝打扮,盡顯幹練。

腰間輕微鼓起,明顯是配備的武器。

這些人,是特工。

記住網址et

「讓他們進來!」

萊蒙托夫將軍對守衛吩咐道。

普通人要想進莊園,搜身是必須的,但很顯然,這些人的身份地位都非同一般,搜身也就免掉了。

在一群特工的簇擁之下,一個不苟言笑的男人,從中間那輛黑色轎車裡走了下來。

大步走進了萊蒙托夫將軍的私人莊園。

來到近前,看清楚男人的容貌,江山不由得一愣。

因為男人不是別人,而是日後執掌大毛的普大帝!

正常歷史進程中,大毛採取休克療法之後,國內被搞得一團糟,寡頭林立,人民的生活水平急劇惡化,到最後,西方也沒有接納他們。

不僅如此,在西方的唆使挑動下,大毛還與其下屬過爆發了戰爭。

如此一來,大毛等同於就是白白跳進了糞坑,到頭來,兩邊都不討好。

這直接導致民怨沸騰。

現任最高領導人怕被清算,只好引咎辭職,而繼任他位子的,就是普大帝!

普大帝是一個很有手段的領導人,對內對外都十分強硬,素有鐵腕之稱。

但除此之外,他也是一個忠誠之士,言出必行。

也正是在他的力保下,大毛現任的最高領導人才沒有被清算,得以安穩度過餘生。

普大帝特工出身,擁有著不俗的個人能力,而按照目前的時間節點,他已經從特工組織走了出來,站到了政治舞台上。

當相比起後來至高無上的掌權者,他現在還只是一名官員,但身份地位都不低。

走進涼亭,普大帝和萊蒙托夫將軍打了招呼,並閑聊了幾句。

很顯然,他們早就認識了,而且關係不錯。

正常歷史進程中,後期的大毛寡頭林立,經濟下行,而普大帝之所以能破局,坊間傳聞,就是他聯合了軍方,用物理手段除掉了不聽話的寡頭。

萊蒙托夫將軍是不折不扣的軍方人物,那怕已經快面臨退休,但他的影響力和人脈是不言而喻的。

從普大帝和萊蒙托夫將軍交好的情況來看,坊間傳聞非虛。

「這位就是江先生!」

萊蒙托夫將軍指著江山介紹道。

介紹完江山,他又向江山介紹了普大帝。

「你好!」

普大帝伸出手,和江山握了手。

之後,兩人在涼亭裡面對面而坐,喝著格瓦斯,交談起來。

看著面前的普大帝,江山有些許的激動。

從未想過,他有一天,居然能和普大帝握手,在一個涼亭坐下交談。

換做以前,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現在,一切都切切實實的發生了。

當身份地位提升,那些以前可望而不可及的大人物,如今都變得近在眼前。

「我的臉真有這麼好看嗎,讓你如此著迷。」

見江山一直盯著自己打量,普大帝開了一句玩笑。

現場的氣氛一下子活絡起來。

不得不承認,普大帝雖然以鐵腕著稱,但雙商都是極高的。

畢竟是特工出身的,而特工的一大工作,就是刺探情報,這對各方面的能力,要求都極高。

雙方喝了一口格瓦斯,輕鬆愉悅的攀談起來。

先是從家常入手。

但聊天過程中,江山清楚的感覺到,普大帝一直有意無意的在套他的信息。

若是一般人,只怕是一番交談下來,就在無意識中,被摸清了底。

普大帝聊天並不刻意,給人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感覺,很容易就讓人放鬆戒備。

但江山也不是吃素的。

能回答的就答,摸底的套話就笑而不語,打哈哈混過去。

兩人看似聊的有說有笑,實則你來我往,進行著言語上的交鋒。

見從江山嘴裡套不出什麼有用的信息,普大帝開始聊起了正題。

「我們注意到,維埃公司最近一直在民間大肆收購股權,擴張速度非常之快。」

「雖然這是正常的商業行為,不過,稍微有些過度了。」

普大帝雖未明說,但已經給出了警醒。

提醒江山,他的動作太大,速度也太快了。

股權收購一事,也是普大帝此次約談江山的主要目的。

「謝謝提醒,不過我也了解到,收購股權一事,在做的可不只是我一個。」

江山笑著說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話是不需要挑明了說的。

江山敢肯定,普大帝在約談他之前,就已經查探好了一切,對他在這邊的所作所為,必定是了如指掌。

從一開始的倒賣,到之後維埃公司的成立,江山向國內輸送人才,普大帝都是清楚的。

他要真想對付江山的,有的是理由動手。

之所以客客氣氣的約談江山,除了江山在國內的根基深厚,動江山很容易引起國家間的衝突之外。

還有一層原因就是萊蒙托夫將軍。

萊蒙托夫將軍和江山雖是合作關係,但隨著合作的深入,雙方都是一條船上的,動江山,勢必也要牽扯到萊蒙托夫將軍。

換言之,萊蒙托夫將軍現在,是江山在這邊的護盾。

這也是普大帝為什麼會通過萊蒙托夫將軍約談江山的原因。

給足面子,不想撕破臉皮。

畢竟,大毛的爛攤子已經夠多了,再搞出一堆麻煩事來,得不償失。

「我不希望,你破壞我們和西方之間的友好來往。」

話已至此,普大帝也不再藏著掖著了,說的夠直白了。

江山深深的一笑。

「我也可以友好的,而且比他們更友好!」 「好啊,有本事你今晚就來!」

蕭雨涵滿臉挑釁的看着他,看上去她真是一點都沒有怕。

陳玄朝她豎起一根大拇指;「好,你今晚給我等著!」

見狀,李薇兒不幹了,滿臉不樂意的說道;「小犢子,我今晚也不鎖門,有本事你來試試?」

卧了個槽!

陳玄差點沒站穩。

「威爾斯先生,剛才那人實在太狂妄了,完全沒有把我們亞聖斯集團放在眼中,更沒有把蠱王殿放在眼中,這件事情我們亞聖斯集團一定不能就這麼算了!」

一輛豪華轎車上,威爾斯其中一個保鏢一臉冰冷的說道。

威爾斯滿臉陰森,說道;「在天/朝國他是王,不過也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罷了,敢無視蠱王殿,那是會讓他絕望的力量,正好陰司大人已經到了天/朝國,到時候面對陰司大人這位蠱王殿大德強者,我看他還能囂張到幾時?」

「給我聯繫陰司大人,敢無視蠱王殿這座名動全球的霸主勢力,他就要付出代價!」

一直在龍騰醫藥集團待到了下午陳玄才離開。

當然,這傢伙之所以待這麼久,是想看看李伊人在不在,當面問秦淑儀她們,陳玄又怕她們誤會,畢竟這群女人暗地裏都懷疑他和李伊人有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