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死了之後,小雪肯定也逃脫不了她的魔掌。只怕不止小雪,還有冉冬夜,佟寶兒,周雨萌。

她閉上眼睛,心裡想,奚文倩啊奚文倩,你一定要活下去,要揭開他的真實面目,要把他繩之以法,將他牢牢釘在罪惡之柱上!

林天成來到穆楓辦公室,「穆將軍。」

穆楓目光中充滿自責,「天成,今天的事情,我確實是有點過激。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畢竟,如果奚文倩說的事情是真的,我及時出手,也是出於保護你的目的。」

這個林天成相信的,否則的話,就不是穆楓親自出面。

「都過去了,我已經對她進行了深刻的教育,我想,她應該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林天成道。

穆楓聞言,心中感慨萬分。

他搖了搖頭,誠懇道:「天成,你的品格我是知道的,從今往後,就算全天下的人不相信你,我也會堅定不移的信任你。」

「謝謝穆將軍。」

「還有這次的事情,對奚文倩,不能簡簡單單教育就算了。我一定會對她進行嚴厲處分。」

林天成道:「不用,我已經處分她了。」

「不行!」

林天成目光誠懇地看著穆楓,「穆將軍,我是認真的。你就不要再為難她了。倘若你一定要處分她,我以後都不會來軍營了。」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林天成在奚文倩身上充了那麼多電,而且還在一起了,他也不願意奚文倩再受到懲罰。

事實上,穆楓再懲罰奚文倩,只會增添奚文倩對林天成的怨恨。

見林天成如此大度,穆楓又是贊口不絕。

「穆將軍,沒什麼事我就離開了。」林天成道。

穆楓點了點頭,「回吧,給我向你家人帶個好。」

穆楓一直把林天成送到屋外,目送林天成遠去。

看著林天成的背影,穆楓的目光有些複雜。

有讚賞,有不忍,又帶了幾分堅定。

須臾,穆楓輕輕嘆息一聲,表情決然。

林天成義薄雲天,宅心仁厚。

如果林天成去當一名醫生,那麼,林天成肯定有口皆碑,甚至能夠流芳千古,在中醫歷史上都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只是,上醫醫國,其次疾人。

只有國家強盛,才能走向偉大復興!

只有國家走向偉大復興,才是百姓之福!

那個時候,國富民強,全面醫療水平得到提高,必將更好的幫助更多的病患減輕病痛。

在穆楓看來,不管林天成醫術多麼高超,林天成從軍,絕對比從醫更能夠展現他的價值。

只是,慈不掌兵,情不立事!

戰場上面,兇險萬分,對敵的時候一定要殺伐果斷,冷血無情!

以林天成的品格,真正走上戰場,是很危險的。

穆楓決定,有必要找個機會,磨鍊一下林天成的心性。

某醫院內。

朱家昊躺在病床上面,還沒有消腫的臉蛋上塗滿了藥水。

他雖然發下毒誓,不讓林天成走出京城,但昨天他被林天成打的不輕,及時來到醫院救治。

雖然當時做腦CT沒有大礙,但朱家昊被打的太慘,醫生強烈要求朱家昊留院觀察一天。

朱家昊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只能答應下來。

聽到林天成今日離開了京城,朱家昊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不過他也想好了,就讓林天成多快活兩天,等他臉上好了,他就是去鳳城,也要把林天成給揪出來。

聽到電話響了,朱家昊抓起來接通,「什麼事?」

「家昊,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那小子乘坐的航班,今天不知道什麼原因返航了,他還在京城滯留,訂了明天的機票離開。」電話那頭,卜簫的聲音帶著幾分調侃。

朱家昊一下就從床上坐了起來,激動的道,「你確定消息可靠?」

「確定無疑。」

「好好好!」朱家昊興奮的臉上的表情都有點扭曲,「簫少有心了。我馬上出院,今天我要剝了他的皮!」

…… 唐方明不甘心就以這樣的結果收場。

他緊緊的看著秦無爭,希望能爭取到一線生機。

那怕只是萬分之一的希望。

那都要試一試,讓自己的這位老夥計恢復味覺,讓他有活下去的動力。

「秦公子!」

他央求著。

「哎,並非是完全不能醫治。」

在他乞求的目光當中,秦無爭緩緩開口。

能治?

登時,所有的目光再度聚焦在秦無爭的身上。

秦無爭滿臉悲涼,憂愁的開口道。

「雖然能治,但治療起來對我的消耗極大,甚至會對我的身體和精神,乃至是心靈造成巨大損傷、」

他滿臉悲戚的說道。

「縱然醫者仁心,可我也不能放棄自己的身體,無償的醫治別人。」

「此番若是給他治療,我可不知道要吃多少東西,才能將身體補回來。」

「所以,我在猶豫!」

「恰好,我的私人廚師最近剛剛離職,如果在這個時候,我的身體再出問題,那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

他憂心忡忡的說著。

然而!

他的這幾句話說出口,剛開始前面那兩句,唐方明和寧江的弟子,孫女還都是心情沉重。

但當秦無爭說出第三句話后,他們卻意識到意思不對。

你說話就說話,忽然扯一句要吃多少東西,才能補回來是幾個意思?

而等到秦無爭第四句話說出口,他們就更加意識到不對勁了。

好好的,你跟我們說你的私人廚師離職,這又是幾個意思?

當秦無爭第五句話,也就是最後一句說完后。

他們心裡登時升起一個,大膽的想法,心說:「難不成,這個胖子是故意在撒謊,目的是以後都可以蹭吃蹭喝?」

「秦公子,你,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就好。」唐方明看著他,語氣試探的問道。

要求?

秦無爭滿臉詫異的看著他:「小唐,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能有什麼要求啊,我只不過是一個醫者罷了。」

唐方明:「……」

寧江:「秦公子,那,……我也沒背的能耐,就是有一身廚藝,你若是能將我的味覺醫治痊癒,那我作為報答,願意在未來三年內擔任你的私人廚師,你看如何?」

寧江試探性的問道。

三年?

秦無爭眉頭一皺,看向寧江。

「五,五年?」

寧江再度試探性的開口。

「我吃的多。」秦無爭忽然說道。

寧江嘴角狠狠一抽。

這時候,大傢伙都回過神來了,意識到這死胖子絕對是想蹭吃蹭喝。

狗屁的治療我師父,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巨大損傷,乃至是讓你的精神和心靈都受傷。

你分明是在誇大其詞,故意嚇唬人罷了。

大家嘴角狂抽。

葉天傾也是臉皮都動,覺得這憨厚胖子,為了口吃的,真的是臉都不要了。

「哎,我吃的多啊。」

「這次給你治療,我肯定會很虛弱的,到時候只怕……」

秦無爭依舊滿臉憂心忡忡。

「每頓飯,三菜一湯。」寧江咬著后槽牙道。

「三菜一湯,這個嗎……」秦無爭依舊滿臉猶豫。

「五菜一湯!」

寧江嗓子都快吼破了。

五菜一湯了?

聽到這話,秦無爭當即滿臉堆笑。

「哎呀,說這些見外的話做什麼,我不是圖拿點吃的,我們秦家家大業大,想吃什麼沒有。」

「我就是看不得人間疾苦,你的病我包了。」

秦無爭直接拍著胸脯,開口說道。

眾人嘴角狂抽,忍不住對他投去鄙視的目光。

「秦公子,給我這位老夥計治療,你需要什麼藥材和器具儘管開口,我一定幫你尋來。」

唐方明強忍著對秦無爭的鄙視,開口說道。

「不需要,不需要……就這點小毛病,只不過是神經中樞胡亂所導致的,兩分鐘就能治好,需要個毛線的器械和藥材啊。」

秦無爭滿臉無所謂的說道。

什麼,兩分鐘就能治好?

此言一出,所有人眼睛瞬間瞪圓。

唐方明更是眼皮狂跳:「秦,秦公子,可你剛剛還說治療起來極其困難,甚至會對你……」

「我剛剛說過這些嗎?」

秦無爭則是將他打斷,滿臉無辜的反問一句。

噗!

唐方明語塞,險些一口老血噴在秦無爭的臉上。

無恥,真的是太無恥了。。 喬思語搖了搖頭,轉身伸手探上了靳子塵的額頭,見他額頭的溫度正常,才鬆了一口氣,「對於我來說,只要你沒事兒,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聞言,靳子塵緊緊地抱住了喬思語,「老婆,你不在的這幾天,我好想你,我發現我真是越老越愛你了。」

喬思語愣了愣,隨後笑着開口,「我也是!」

……

靳子塵輸完最後一個吊瓶后就辦理了出院手續,喬思語擔心他的感冒複發,特意配了一點葯,還買了一大堆菜準備給靳子塵補補,可晚飯剛做好,靳子塵來不及吃就因為一個電話急匆匆離開了。

一桌子菜一個人吃挺孤獨的,喬思語便叫了何雨瞳。

吃飯期間,何雨瞳才知道喬思語被順昌錄取的事兒,「我靠,走了狗屎運了這是,當時我還抱着僥倖心理給你投的,沒想到你真的被順昌錄取了,哎呦卧槽,早知道我就該自己投的!那樣我就離我男神更近了一步,俗話說得好,近水樓台先得月,說不定我還能一舉拿下他呢……」

喬思語想到厲默川蒼白的臉色和冰冷的眼神時,蹙眉嘆了一口氣,「別羨慕,我很快就會被炒魷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