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看的柳眉微微蹙起,臉上一副凝重神色,「我們在這附近降落下來吧,天色已經黑了,不要露出蹤跡!」

「這次星河城鬧出這麼大的事情,可能不僅是魔修在背後作祟,甚至有魔門勢力插手的可能,大家小心行事比較!」

姜羽然說的不錯。

雖然星河城距離清虛宗比較遠,但這片區域,清虛宗是安排了弟子坐鎮看管的。

結果一點消息都沒傳出,忽然就失去了聯繫。

顯然,光是靠著幾個魔修,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很可能有強大的魔門勢力在背後搗亂!

聽到這話,秦風眾人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紛紛降落下來。

不過,卻沒有打算就此停下的意思,而是在深山中徒步行走起來,四處查探情況。

他們都是練氣九層的修士,雖然不能辟穀,但支持幾天時間卻是沒有問題!

因為體內儲存的龐大的靈力。

秦風就更是如此,築基八重,接近九重的修為,加上體內有九處氣海,他儲存的靈力,可以維持更長的時間!

星河城因為位於天南行省邊境的緣故,這周圍都是荒山野林,交通堵塞。

如果不是能夠御劍飛行,他們要費很大的功夫才能來到這裡。

然而,走在山中崎嶇的小道上,卻發現周圍一片死寂,什麼線索也沒有人!

這種死寂,顯得很不尋常。

「若是尋常時期,在這山上至少會住著一些獵戶才對,現在居然一個人也看不到!」

秦風疑惑的說道。

這時宋浩忽然有了什麼發現,他指著不遠處一片黑黝黝的地方,道:「看,那邊有一座房屋!」

幾人順著宋浩指著的地方看了過去,紛紛眼前一亮。

因為周圍太黑,他們都沒發現,那個地方,居然坐落著一間小木屋,顯然是有人居住的!

「去看看!」

。 他們一邊說著話,一邊祭出了防禦法器,全是高級法器。

應對那些傷害一般的符籙法術,兩人遊刃有餘。

畢竟,符籙也就是初期有效,後面強大的符籙不是沒有,而是性價比不高。

如果是可以重複使用的符寶還另說。

沒有誰會傻到拿出珍貴的靈材,就為了製作一次性的高級攻擊法術符籙。

就在他們做好了防禦,打算施展攻擊法術的時候。

背後突然一陣嘈雜的嗡嗡聲。

等他們靈識一探的時候,兩面巨盾已經被吸成了廢鐵,隨即是他們身上的法力。

如同破開的堤壩,一發不可收拾。

兩人連掙扎都來不及,便直接沒了生機,枯槁的身體開始往下墜落。

程文輕哼一聲,一揮手,直接在半空中給燒成了灰。

同時微風輕輕一卷,將兩個儲物袋抓到手中,從裡面找出了十幾隻玉瓶。

一些靈石和幾塊功法玉簡。

功法竟然是大時鐘還未收錄的,分別是青海功、踏浪訣,以及兩分歸元氣。

兩分歸元氣?

什麼鬼?

希望雄霸大叔不會來找他要版權費吧。

畢竟他是撿來的功法。

戰鬥結束,程文繼續啟程,只不過已經靠岸的他,開始以飛行術加持。

御風神通卻是撤掉,可不能敗在最後這一哆嗦。

程文晃晃悠悠的在空中前進,手裡拿出了那支成功偷襲他的黑針。

名稱:寡婦針

等級:靈器

說明:銘刻了遺忘術,你永遠無法知道它在哪裡

「竟然是一件靈器,還是暗器類的靈器,看來這對兄弟在這一帶海域恐怕不是什麼無名之輩。」

靈器是介乎於法器和法寶之間的一種超凡裝備。

在金丹期會非常普及,築基期擁有一件,那戰力就可以擠進上遊了。

程文苦笑,「這段時間還真是飄了。

要不是有瑤兒在,說不定就遭了暗手,涼在了那裡。」

後面這一路,沒再發生什麼事情,程文順利進入了天狐仙城。

他沒有回幻神宗,也沒有聯繫風五他們,而是住進了一家普通的客棧。

聽那兩人說的話,似乎是有人買兇殺人。

這件事,還是得謹慎小心一點才行。

他進入客棧后,將門窗一關,隨即打開了隔絕陣法,這才將兩隻儲物袋內剩下的東西取出。

零零碎碎的一大堆。

一陣翻撿,他找到了兩塊木製的令牌。

令牌的一面寫著一個「黃」字,另一面則分別寫了「七十五」和「七十六」兩個數字序號。

「黃?天地玄黃?數字代表的是排位?」

看情況,這兩個傢伙應該來自一個殺手組織,這是有人在地下世界懸賞了他的人頭。

這些念頭幾乎如閃電一般閃過。

只是他有些疑惑,好端端的,怎麼會有人想弄死他,他這麼低調了,不可能吧。

難道是因為他的顏值太高?

雖然可能性不小,但這個理由殺人,實在是喪心病狂了點。

他覺得應該不是,他臉有點方,最近也沒幹什麼事……對了,金虹島!

「瑪德!不會是散修聯盟的人想搞我吧?」

程文想到這裡,臉頓時就黑了:

「要是真的,勞資就斷了你們物資,讓你們回到以前那種乞討跪舔賺築基丹的日子。」

「咦!」

程文突然再次拿起一塊令牌。

「發現法術模型,布霧神通前置法術,霧隱術,是否收錄!」

「收錄!」

腦海中叮的一聲。

大時鐘的附近,出現一枚虛幻的霧狀符紋。

「霧隱術收錄成功!」

程文面上輕輕一笑,「這兩兄弟看來的確是經常在海上混的,這個法術在海上,絕對是隱身利器。」

隱身的法術很多,但結合了環境的話,無疑會讓效果更好。

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他挑挑揀揀最後連同那兩塊木製令牌一起全給燒了。

隨即開始煉化寡婦針。

這可是好東西,靈器他可是一件也沒有。

就超凡裝備而已,他身上就兩件。

分別是狂血戰甲和御風鞋,其他都是沒有煉化的,需要的時候直接拿來用。

沒有什麼特點的裝備,還不如直接使用法術來得方便。

但是這根寡婦針,那是真的好,花費點時間煉化,還是很值得的。

還有一件裝備,攝魂鏡,靈材已經準備的差不多。

只要回幻神宗,去任務殿找一下剩下的兩種普通的邊角料,就可以開始煉製了。

有鍛造圖在,他本身也是煉器師,妥妥的。

名稱:攝魂鏡

等級:高級法器

說明:可讓人短暫的靈魂僵持,效果視魂力強度來定

這件法器,未來很可能是他的主力之一,他甚至想要將其培養成靈器甚至是法寶。

有大時鐘在,魂力這個優勢,是同階的無數倍。

兩者互相配合,威能恐怕比法寶還要強大。

很快,一周的時間過去。

他感覺自己與寡婦針有了一絲聯繫,算是完成了初步煉化,以後不斷蘊養,聯繫還能繼續加強。

程文向其輸入法力,心念一動,寡婦針一閃而逝,瞬間釘在了木柱上。

針尾還在不斷地顫動,無聲無息,完全沒有存在感。

程文在客棧又是休息了一天,次日凌晨使用易容術變換了一張臉。

也不退房,直接離開。

他可不想再被殺手給盯上。

路過一條無人小巷,他又變換了一次,如此兩次,他才大搖大擺的向城外走去。

沒多久,便安全的進入了幻神宗。

……

明月洞府。

他前腳剛剛回來,後腳楚杉就到了。

「師兄,你已經是幻神宗弟子,半年不在宗門,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死在外面了呢。」

「師妹還是收了詛咒吧,回來的路上已經被刺殺過一次了。」

楚杉聞言一怔,眼睛里滿是好奇,「師兄你被人刺殺了,怎麼樣,傷了沒,重不重?

要是不能治了,得趕緊留下遺言,遺產也得安排一下。

像是一些駐顏丹、通天丹之類的東西,帶到地下實在是太可惜了。」

程文:()

這姑娘不是走的高冷人設么,怎麼感覺有些放飛自我。

他不理會發癲的楚杉,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師妹,你聽說過這個組織嗎?」

「按照師兄的描述,對方應該是無臉人組織的殺手。」

「這個組織很厲害么,這一次沒殺成,下一次是不是就出動金丹期了?」

楚杉聞言,翻了翻白眼,「師兄以為這是話本啊,殺手的命不值錢嗎?

放心吧,他們肯定不敢了,師尊即將突破成功。

元嬰真君的面子還是要給的,一次是任務,兩次就結仇了。」

。 羅斯不可置信地捂住小嘴,靠近呂布身後說道:「我見過風從者,協會裡那些氣武者一個個都很強大,但是我從沒有見過有誰能一拳把風從者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