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逛逛街也不錯,不然還是切磋吧,或者找一家飯店吃飯?

不過吃飯的話,還是在家裏比較好吧,但哥哥那傢伙回來了。

榊原透有些無奈,「所以要做什麼呢?」

九歲的女人味……什麼鬼啊,沒法想像。

繪里斬釘截鐵地回道,「切磋!」

……

夜半,榊原透按照約定找到了大蛇丸,而他身旁的人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團藏大人?」 笑語戛然而止。

趙信也被薛佳凝說的怔住。

這都一堂課了!

「你掃我吧。」

看到薛佳凝點開二維碼頁面,趙信吐了口氣掃了一下。

「好了,加上了。」

話音落下,薛佳凝捧着筆記本什麼也沒說,就從教室的門口離開。

趙信默默的看着手機上的好友,搖了搖頭。

「走,上網去。」

「誰跟你上網,你上一邊去。」邱元凱一把將趙信推開,摟住其他幾個,「以後咱們就什麼都別帶老五玩,讓他自己玩去吧。」

幾個室友眼淚吧差的漸行漸遠,趙信默默的看着他們的背影。

「我說!」

「不是你們讓我加的么,你們怎麼還不高興了!」

「你管不著。」

幾個室友同時回頭大喊,就扭頭離開。

冷飲店。

趙信坐在椅子上,歪頭看着窗外。

也不知道是不是雲行饕餮真的回去宣傳,冷飲店的生意比之前好了好幾倍。

「小信。」

「你怎麼又來了呀,就算沒有課也可以跟朋友們出去玩呀。」

「真的沒必要總來姐姐這的。」

在接待了一批顧客之後,柳言笑着走了上來。

「我也想。」

想到他的那幾個室友,趙信真不知道他到底錯在哪兒了。

就這樣被孤立了。

太難了。

「跟朋友們鬧的不愉快?」柳言詢問,趙信笑着搖了搖頭,「沒有,就是他們嫉妒我,讓他們嫉妒去吧,等過段時間我給他們來一回聯誼,他們都得叫我爸爸。」

「這樣呀。」

柳言比趙信也大不上幾歲。

被趙信這樣一說,她就大概全都明白了。

「正好,一會有人來面試,你幫姐姐看看。」

「你發佈招聘信息了?」

「對呀。」柳言道,「剛來店的時候我就在網上發了信息,剛才就有人打電話諮詢了,貌似也是個學生。」

「學生也不錯。」

趙信輕輕點頭,就在這時門外走進道倩影。

「您好,我是來應聘的。」

「薛佳凝。」

看到來的人趙信愣住。

薛佳凝也有些驚訝的看了趙信一眼。

「你也來應聘么?」

「你們認識?」

柳言在趙信和薛佳凝的身上看了兩眼,美眸中閃爍著笑意。

「行,你的面試通過了。」

薛佳凝和趙信都跟着愣了一下。

從薛佳凝進門到現在,他們根本就都沒說什麼。

「姐,你是不是太草率了點。」

「你別說話!」柳言瞪了趙信一眼,笑吟吟的看着薛佳凝,「要是你對薪酬沒有問題,現在就可以工作。」

「我當然是沒有問題了。」薛佳凝笑道,「那我現在需要做些什麼。」

「很簡單的。」柳言拍了拍趙信的肩膀,「小信,去教教這位小美女怎麼操作。」

「姐!」

「快去!」

不容分說,柳言就將趙信推向了工作枱。

趙信何嘗不知道柳言的想法。

多半是這位姐姐覺得薛佳凝長的好看,想給自己跟她建立點獨處空間。

不是親姐,勝似親姐呀!

「其實這的操作都很簡單的……」

不管柳言是何意,薛佳凝要成為這裏的員工,一些比較基礎的操作總是要清楚的。

將大致工作都講解了一遍。

好在薛佳凝也是個挺聰明的姑娘,看了一遍就大致都明白了使用的原理。

「辛苦你了。」薛佳凝笑着點頭。

「客氣。」趙通道,「以後你跟我姐工作的時候,她可能會問你有沒有男朋友什麼的,你別太放在心上。」

「為什麼?」薛佳凝不解。

「為了我。」

趙信長嘆了口氣,也沒多做解釋。

朝着柳言看了一眼,趙信就看到她正在望着他們這裏,還一直給他打眼色。

「學姐,你怎麼想到來冷飲店打工。」

「為畢業后工作做準備呀。」薛佳凝開口,「這也算是工作經驗嘛,現在競爭壓力那麼大,沒有工作經驗很難找工作。」

「說的也對。」

「以後就拜託你多多照顧了。」

薛佳凝嫣然一笑,在她笑的那一剎那,趙信都跟着有些失神。

絕世佳人、膚如凝脂。

佳凝。

倒還真是個適合她的名字。

不得不說。

薛佳凝的學習能力還真的蠻強得。

趙信就大致教了她一遍。

之後來的顧客在趙信的配合下能夠應付。

柳言這段時間要去健身,薛佳凝的業務還沒有熟練到可以單獨看店的水準。

在傍晚時分,冷飲店便關門。

「小信。」

「要將薛佳凝送回學校哦。」

「我知道。」朝着柳言苦笑,柳言還拍了下趙信的腦袋嘀咕,「姐姐這是為你好。」

聽到柳言的低語,趙信就止不住的苦笑。

目送著柳言離開。

趙信和薛佳凝就並肩朝着學校走,兩人本就算不上熟,在冷飲店工作的時候還感覺不到,眼下獨處氣氛就多少有些冷場。

「咱們要不要說點什麼?」趙信笑道。

「可以呀,我其實還挺健談的,要我找話題么?」薛佳凝笑着點頭,「也好,這段時間特別火的那個視頻你看了么?」

「……」

這姑娘還真會找話題。

要說趙信最不想聊的就是那條視頻。

「你怎麼不說話?」薛佳凝道。

「我對那個視頻不是太了解。」趙信輕輕聳肩,薛佳凝道,「說真的,我早上的時候還以為你就是視頻里的人。」

「啊?」趙信大驚。

「你穿的衣服跟那個視頻裏帶豬頭面具的人一樣。」薛佳凝又開口道。

趙信的心臟瞬間收縮,臉色僵硬。

要是他沒有記錯,那條視頻還是很模糊的,根本就看不出來裏面人的穿衣服的顏色。

「你怎麼這麼清楚,那條視頻不是看不清。」趙信聳肩笑道。

「視頻當然是看不清的呀。」

「那你……」

「我也沒有說我看的是視頻呀。」薛佳凝眨眼道,「當時我就在那裏的,所以我記得很清楚。」

「你在那!」

趙信一臉錯愕的看着薛佳凝,腦海中回憶當時的情況。

人都跑沒了!

留下的就商人還有他的幾個保鏢,根本就沒有看到有其他人在。

薛佳凝竟然說她也在那!

「那時候我很害怕,藏在一個角落。」薛佳凝好似有些心有餘悸道,「外面的一切我看的都很清楚,那個豬頭的臉就是穿的你這套衣服。」

趙信長吐著氣,一直沒有做聲。

薛佳凝突然間幾步跑到面前,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你就是那個豬頭怪。」

「對么?!」 咦!

剛聽到這消息的趙信,雙眼很明顯的瞪大了一些。

稍微還是有些驚訝。

他倒不是說不能接受這類的愛情,都已經這個年代不管是出現怎樣的感情都是合情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