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看到乖巧得趴在靈獸袋內的蜃獸之時,臉上忍不住露出淡笑,「好!有了這蜃獸做引,你師尊必定能夠被喚醒!」

顧微羽聞言心裡一喜,「醫仙您看……」

「好了,我知你等不及了,小喬,我們這就去一趟秦川吧!」說罷她洒然得轉身往院子外行去。

顧微羽連忙跟了上去,一行人再次乘坐青團回了秦川。

山谷前,熟悉的小徑顯露出來,顧微羽跟在妙手醫仙身後,猶如踩在綿軟的棉花上,心裡不住地道,師尊她真的會醒過來嗎?

她是那麼渴望師尊能夠醒來,看一眼她這個不孝的徒兒啊!

顧微羽遐思之餘,妙手醫仙已率先進了院子。

「小喬,布下禁錮陣法!」

妙手醫仙淡聲吩咐了一句,小喬便已熟練地布下了禁錮陣法。

緊接著,妙手醫仙將靈獸袋的蜃獸隔空抓出,置於玉苓真人榻前,然後又取出一套精緻的靈針,開始施展手法醫治玉苓真人。

顧微羽與小芽兒都是門外漢,壓根就看不懂其中門道,她只看到了玉苓真人的靈針插入了蜃獸體內,大部分靈針則沒入到了玉苓真人的四肢百骸,特別是頭部。

被靈針刺中的蜃獸開始劇烈掙扎,發出一道道隱晦的神識攻擊,妙手醫仙早有準備,引動禁錮陣法,蜃獸便再也發不出任何神識攻擊。

接著她才以特殊技法激發蜃獸內丹的潛能,轉入到玉苓真人身上。

顧微羽目不轉睛地看著妙手醫仙的一舉一動,同時密切關注著玉苓真人的情況。

她的手忍不住緊緊地拽成了拳,師尊,你一定要醒過來!

也許是妙手醫仙確實厲害,也許是顧微羽的心聲感動了上天,一直躺在榻上對外界毫無反應的玉苓真人突地眉頭一皺,悶哼了一聲。

那聲音雖小,可落在一直關注著玉苓真人的顧微羽耳中,卻無異於一聲驚雷!

她目光一轉落在玉苓真人身上,腳步飛快得走到榻前跪下,「師尊——師尊——你醒醒——」

隨意顧微羽的聲音響起,榻上的玉苓真人眼睫輕顫,緩緩睜開了眼…… 跟萌萌說好期末考,大概有一段時間不能來看它后,季柚在萌萌戀戀不捨的眼神下,狠心離開了。

火鍋店老闆看著季柚離開的背影,想到自家小少爺,忍不住搖搖頭,略無奈道:「哎!小少爺已經轉學一個月了,但還是不合群呀。」

聽說,小少爺在戰鬥系沒有一個朋友,平時都是獨來獨往……

想到此,火鍋店老闆就心疼的不行:曾經的小少爺是多開朗的孩子呀,臉上時常帶笑,嘴巴又甜又愛說話,調皮搗蛋卻很有分寸……哪裡像現在似的,跟完全變了一個人般。

只希望……季柚同學的開朗,能稍微影響一下小少爺吧。

……

火鍋店老闆如此想著。

季柚回到宿舍,因飽餐了一頓車厘子,車厘子對蘊養精神力的效果非常好,甚至一點也不亞於普通的蝶蜜,這會兒,整個精神世界都非常的活躍。

六條吃貨絲嚷嚷著:【還要!還要!還要!】

季柚瞪它們一眼:「閉嘴,再嚷嚷,以後都沒得吃。」

六條絲:【……】

安靜了好一會兒,老五這個老實絲,在老四的慫恿之下,第一個跳出來,問:【主人,主人,為啥老闆送你10斤車厘子,你不要啊?】

臨走前,火鍋店老闆要送季柚10斤,季柚拒絕了。

為這事兒,六條吃貨絲差點沒在精神世界鬧翻。

老五豎著腦袋,是真的不解。

季柚瞟了一眼縮在老五頭頂的老四,沒好氣道:「知足點吧,我們已經吃了這麼多了,臨走還要打包,你們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老六小聲:【可……主人不是說天大地大,吃最大,要臉何用嗎?】

季柚瞪它一眼:「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

老六看看老五,老五轉向老三,老三看向老二,老二看向老大,老大甩著尾巴,一把將老四從老五頭頂給抽了下來,老四在半空中甩了甩尾巴,滑翔著落地——

一落地,老四立馬豎起腦袋,嚴肅極了:【一定是老六記錯了!主人絕對沒說過這話,絲絲里老六最馬虎了,總是記不住東西……】

季柚斜了幾條絲,心裡十分頭疼:

明明就六條絲,怎麼就一個個這麼姦猾呢?

也不曉得人家成千上百萬條精神絲的人,到底是怎麼管理的。

咳咳……

當然了,季柚知道自己的精神絲稍微有點特別,別人的精神絲沒有自主性,相當於死物,一切全憑主人的控制……

這麼想來,頭疼歸頭疼,有幾條絲鬧騰,陪伴著自己,還是挺好的。

一時間,季柚也不嫌棄它們了,她睜著雙眼,勾起唇角,道:「現在,我要抓一條絲絲來幹活了,會是誰呢?」

這話一出——

霎時間,六條絲齊齊跑遠。

季柚:「……」

季柚黑了臉:「報酬是單獨享用一顆糖豆。」

眨眼間,六條絲齊齊跑回來。

季柚看著這些勢利眼,抬手撫額,道:「我也不挑了,就老五吧!」

老五搖著尾巴:【主人,我一定會好好努力噠!】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六:【不公平,為啥好事都是老五?】

季柚輕哼:「那你們怎麼不想想為啥壞事也是老五?」

其它五條:【也對哦——】

季柚:「嗯哼~」

隨後,季柚大手一揮,道:「老五,來幹活了!」

這次,季柚只打算做幾個低級魂器,不敢往高難度的挑戰,就怕自己精神世界再次崩盤,那就不好搞了。且,季柚今晚並不打算一次性做很多個,只打算做1-3個左右,老五一條絲應該可以完成的。

經過上回那事兒,季柚現在是真的一點也不敢莽撞胡來了。

距離期末考,還有2天,明、後天再繼續做。

當然,一切都視身體情況,如果感覺良好,季柚就決定多增加幾個。

工作台上,擺放著幾個不值錢的礦石、幾樣工具。

季柚沉下心,開始製作。

這活,老五做習慣了,配合得很到位,季柚一氣呵成,成功製作出了一個低級魂器,她這批材料,用的還是處理材料系作業剩下的邊角料。

一枚展翅的蝴蝶,栩栩如生,眼看著就要撲閃著翅膀飛走……

這是一枚髮夾。

很精美,很漂亮,亦很可愛,且,儘管季柚已經克制住了,但這枚魂器髮夾的質量,還是達到了低級巔峰,即將突破中級……

季柚捻在手裡,仔細看了看,笑了:「感覺跟柳貝貝同學很契合呢。」

隨後。

季柚將髮夾小心收起來,裝在一個匣子里。

接著。

她稍稍感受了下精神力,消耗似乎並不算太大,季柚問:「老五,你還能再製作一個嗎?」

老五豎起腦袋:【主人!能噠!】

旁邊,老四悄悄抽它一尾巴,小聲:【笨!你應該說要不行啦,需要糖豆才能恢復……】

老五渾身一個激靈,立馬瘋狂甩尾巴:【主人,四四說我需要一顆糖豆才能恢復,你給我一顆糖豆吧?】

老四:【……】

豬!

遇到這種鐵憨憨,真的,眼不見為凈才是上策!

老四氣個半死,瞬間僵硬地躺在地上,裝死……

季柚:「……」

精神世界發生的一切,作為主人,豈能瞞得過季柚?老四這傢伙,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把老實的老五慫恿了一遍,竟然還敢裝死?

季柚心裡哼哼著,隨後,直接掏出一顆糖豆,笑眯眯道:「老五辛苦了,再獎勵一顆糖豆。」

老四:【!!!】

老四一溜煙兒躥起來,腰不疼了,腿不酸了,也不裝死了,它圍著季柚轉圈圈:【主人!主人!主人!老五辛苦了,還四四上吧?四四比老五其實更厲害呢!】

季柚斜了老四一眼,笑眯眯道:「那怎麼好麻煩你。」

老四:【不麻煩,不麻煩……】

除了老四,老大、老二、老三、老六幾個也紛紛搖著尾巴,圍著季柚,踴躍報名。

季柚嘴角翹起,笑:「一事不煩二主,這種辛苦活,還是交給老五吧。」

老四、老大等:【嚶嚶嚶……】

老五雖然憨,但還真不是特別傻,在主人把糖豆遞過來的一剎那,它立馬張口,吞了下去,催促:【主人!開工!開工!】

妙書屋 第3118章何苦找死

韓飛見林天成的依仗竟然就是他的異靈小隊,當即有些不屑的道,「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底氣說這樣的話,你該不會認為你能降服的異靈在我面前還能玩出花來?」

韓飛好歹也是韓家的二當家,在五重天各大勢力面前也算是叫得上號的存在,異靈更是見過不少,自然明白異靈的實力不會超過主人。

也就是說,林天成的異靈小隊最強的也就是六星道祖中階,這樣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威脅到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林天成為什麼要做這種無用的掙扎。

如果說這些異靈是還未馴服的存在,或許他還需要忌憚那海量的異獸群,但是如今這些異靈已經降服林天成,也就是說他們是去了對異獸群的控制。

這樣一來,韓飛實在是想不到自己還有什麼可怕的,像這樣的異靈,就是再來上一些他也不在乎!

於是,韓飛冷哼一聲,手中的雙刀不停,繼續斬向了林天成,而且還加強了幾分力量。砰!長刀斬中,卻不是林天成,而是手持大盾的盾,只見盾臉上升起一絲殘忍的笑容,手中大盾一側,一頂,頓時將韓飛的身形頂到一旁。

原本毫不在意的韓飛感覺身後惡風大作,當即臉色一變,側頭避讓,只見數道寒光閃過,一支支威力恐怖的箭矢擦着他的表皮飛過,瞬間將他身上帶出幾道深可見骨的傷橫,傷口出更是凝結冰晶,導致血液無法溢出。

韓飛驚恐莫名的看向遠處正在搭箭的寒冰,怎麼也想不到如此恐怖的箭矢竟然是出自一個嬌滴滴的女異靈的手。

要不是他天生六識靈敏,現在估計已經被射成馬蜂窩了。

不等韓飛慶幸完,眼前一道黑影急速閃過,只見一名身穿戰甲,手持長槍的異靈出現在他面前手中長槍翻飛,抖出朵朵槍花,處處取的都是韓飛的要害。

韓飛看着眼前宛如毒龍一般的長槍,身法提升到了極致,一時間疲於奔命。

「當!」

最終,韓飛實在是堅持不住,只能選擇和對方硬拼一計,雙刀斬在長槍的槍頭之上,只是手中的雙刀竟然被蹦出了一道口子,而且刀上傳來的巨力更是將他震飛出去,身體不受控制的倒飛而出,雙腿在地上犁出了兩條三米多長的深痕。「噗!」

韓飛忍不住張嘴噴出一口鮮血,眼神驚駭莫名的看着眼前形態各異的異靈們,心中不禁生出絕望之色,怎麼也不敢相信這些異靈盡然會如此強大。

林天成見異靈小隊出手竟然沒有第一時間將韓飛拿下,不禁搖頭嘆息。

當即,異靈小隊收到信號,一個個拿出了十二分的精氣神面對韓飛,手下的招式也紛紛重上了幾分,向著韓飛飆射而去。

「韓飛果然還是有兩下子,能在異靈小隊的圍攻之下堅持這麼久!」林天成點頭稱讚道。

雖能讓娜迦還有雙生異靈並沒有出手,但是韓飛能堅持到現在也足以說明他實力不凡!

只見韓飛面對圍殺而至的異靈小隊暴吼一聲,身上的靈氣大漲,整個人都幾乎被靈氣包裹,一剎那間衝天而起,硬生生躲開了寒冰的箭。

只是韓飛躲過寒冰的箭矢之後,卻不料盾出現在他退走的途中,大盾拍擊頓時讓他身形頓住,緊接着天使提着長槍殺到,三人配合的親密無間,實力更是可怕,也不知道林天成是怎麼做到的,反正現在韓飛是已經生不出絲毫與之對敵的心來。

「唉……夢魘,加點節目!」林天成百無聊賴的道。

聞言,夢魘陰笑的點點頭,枯如乾柴的雙手連連招動,一道道虛弱術法飛向韓飛。

感受到自己身上諸多負面詛咒,韓飛頓時想哭,如果哭有用的話!

韓飛一咬牙,身形宛如海燕一般在空中左右閃躲,飄忽不定朝着遠方逃去。

只是,即便他的身法比一手還要靈活,此時也依舊被異靈小隊吃的死死的,寒冰射來的箭矢他躲過了幾支,最後依舊是被一箭洞穿肩膀。

身形也因此受到了遲緩,被緊接而來的天使一槍釘在了大地之上,躺在地上鮮血狂噴。

下一秒,四肢又被寒冰射來的箭矢洞穿,死死的釘在了大地之上。

寒冰彎弓搭箭,一道強烈的靈力波動在她長弓之上凝聚,這一箭必定能要了韓飛的命。

只是,在這緊要關頭,一道身形卻擋在了寒冰和韓飛之間,林天成見狀頓時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