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這時候通過衛星,就會發現馬布西銅礦場上空,形成了一道直徑足有三十公里,且在不斷擴大波及範圍的雲氣漩渦。

最重要的是,那道金色的光柱始終存在着,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散。

幾公裏外,蕭越皺眉看着倏然出現的金色光柱。

他清晰的感應到,隨時光柱的出現,一片範圍內的靈氣濃度在快速上升著。

以馬布西銅礦場為圓心,原本周遭荒蕪的灰色地面,肉眼可見的速度催生出大量植被,強烈的綠意在大地上快速鋪展開來,並且很快蔓延到了蕭越腳下。

「新的異界通道嗎?可是動靜太大了,有些不像。」

礦銅場方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突然出現的金色光柱吸引了,以至於蕭越出現在這裏的時候,居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

「不能莽撞。」

見沒人注意到他,蕭越目光閃爍,準備狠狠報復一番就離開的想法有了變化。

他悄悄溜進一間屋子裏,這裏看起來像是米帝某個長官的住處,不僅環境非常的不錯,重要的是桌子上放着一部衛星電話。

蕭越眼中一喜,試了打給了蕭茜,居然通了。

「喂,你找誰?」

電話里傳來蕭茜的聲音。

「茜茜是我。」

「啊,哥,你現在在哪,怎麼還不回國?」

聽到著蕭茜關切的聲音,蕭越心中一暖。

「我沒事,打電話是讓你們安心,我這邊還有些事處理,很快就回去了,爸媽和你嫂子都還好吧?」

「都好,就是有些想你,哥你快回來吧,烽煙市現在好亂,聽說城外有好多怪物,死了好多人,我好害怕。」

「我會儘快回去,有什麼事情聯繫寧清茹,就先這樣。」

匆匆報了平安,蕭越將電話裝進口袋,卻不急着離開。

他像在自己家一樣,愜意的給自己倒了杯水,又從冰箱裏找到一袋麵包。

這麼多天沒有吃東西,蕭越早就餓壞了,要不是武者可以消耗能量代替食物,怕是早就餓死了。

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外面的天色徹底黑了下來,礦場中的探照燈開始工作,這時蕭越聽到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咔嚓。」

門被擰開,一個三十來歲的白人男子走進房中。

嗥~~

這人剛進屋,卻感覺像是走進了地獄,眼前是完全燃燒着恐怖火焰的世界,各種長相猙獰的詭異生命在地上爬行着。

一聲聲讓人心煩意亂,又發自靈魂般恐懼的聲音,不斷的往大腦中鑽去。

那一隻只從地底伸出,想將他拉下去的手,他的內心完全陷入了恐懼當中,身體詭異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事實上,蕭越就站在他的眼前。

地獄之眼。

黑蓮給蕭越帶來的另一個變化,雙眼擁有了製造地獄幻象的能力。

地獄之眼沒有攻擊力,卻能讓人陷入恐懼幻境中無法自拔。

除非意志極其強大,短時間內幾乎無法從幻象中掙脫出來。

「好詭異的能力,看來我手中又了一張底牌,不知道地獄之眼以後有沒有提升的可能。」

蕭越領教過黑蓮製造的幻象,在那種幻象里,各種厲鬼惡魔是能夠攻擊意識的,一旦無法掙脫,最終靈魂意識會被啃食一空,只剩一具軀殼。

試過地獄之眼的威力,蕭越眼中寒光一閃,一掌拍在這那人的腦袋上。

幾分鐘后。

蕭越換上了一身米帝的制式迷彩軍服,不疾不徐的走出了房間。

路上他遇到了幾波巡邏士兵,對方根本沒怎麼注意他。

任由巡邏人員離去,蕭越順着金色光柱出現的地方,最終看到了一處礦井入口。

「下去看看,這群米帝佬無利不起早,一個小小的銅礦場就派了幾百個軍人駐守,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過到了這裏,想要混進去已經不可能了。

井口四周光是明面上的守衛就超過了五十個。

PS:求收藏。回去的路上,江百離問石青峰道:「那個人的話,你信?」

石青峰笑道:「在問他之前,我們心裡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

江百離放慢腳步,把這句話反覆琢磨了一下,自言自語道:「好像是哎!」他追上去拍了拍石青峰的肩膀,笑道:「青峰,你變了!」

石青峰道:「嗯?」

江百離道:「變厲害了!也變聰明了!」

石青峰笑而不語。

霜兒在一邊搶道:「江百離你什麼意思,你是說小師弟……

《御鼎記》第二三八章覺醒 「好,麗麗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訓教訓他,我打斷他兩條腿。」周帥指著陳宇吼道:「你敢傷我家麗麗,你死了,你死定了。」

「你倒是來打我啊。」陳宇瞥了一眼這傢伙,可是這貨除了在一邊摩拳擦掌叫囂之外,並不敢上前。

畢竟陳宇剛才一出手就解決了兩名十分厲害的保鏢,所以這傢伙心裏有數,他也只是在未婚妻跟前裝裝樣子。

「你,你不要太囂張了,君子動口不動手。」周帥咬牙道。

「那她臉上的巴掌,不是你打的嗎?打女人的時候這麼囂張,遇到男人就慫了?」

陳宇冷笑道:「我這輩子就沒有見過你這種垃圾,這樣吧,你跪下來,自己抽自己耳光,抽到我滿意為止。」

「如果你照做的話,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如果你不同意,那不好意思,你和她今天誰也休想離開這裏。」

「你以為你是誰?麗麗的世叔可是大有來頭的,你最好還是老實點,否則後果你承擔不起。」周帥怒道:「勸你一句,為一個女人出頭把自己搭進去不值得。」

「陳宇,算了吧…」余司晨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而且看對方底氣十足,她不想麻煩陳宇。

「我答應過如雪要好好照顧你的,她現在不在這裏,我就得照顧好你不讓你受委屈。」陳宇道:「況且他們打了人就這麼算了?沒這回事。」

「我不想給你添麻煩。」余司晨眼眶一紅,眼淚差點落下來。

以前她也不是沒被人騷擾過,但她父母招惹不起對方,向來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是陳宇和她只是認識幾天,就能這樣為她出頭,這讓她很感動。

「好,好,你等著死吧你。」周帥指著陳宇:「你活不過今天,你…」

「你不照做是吧?」陳宇冷冷地瞥了過去,周帥嚇得踉蹌後退。

陳宇身形一閃,一腳掃在了周帥的腿上。

咔嚓,周帥的膝蓋被陳宇給掃骨折,他慘叫,兩腿重重地跪在地上,他傷得極重,甚至白森林的骨頭從他的膝蓋處露了出來。

周邊圍觀的人嚇了一跳,紛紛後退,就連聞訊趕來的保安也倒抽了一口冷氣,一時間不敢上前。

「啊…啊…」周帥嘶竭底里地慘叫着,他膝蓋以下的小腿幾乎完全斷掉。

露在外面的骨頭很快被他的鮮血染紅,他眼前發黑,幾欲暈倒。

但是陳宇一指點在他的大穴上,他身體一個哆嗦,然後直挺挺地跪在地上。

陳宇用真氣激發他的潛力,現在對他來說,就算是暈倒也是一種奢侈了。

他跪在地上慘叫着,哆哆嗦嗦地發着抖。

「陳宇,怎麼了?」陸如雪聞訊趕了過來,看到眼前的一切她也吃了一驚,然後看到了白司晨臉上的指印,她驚叫道:「誰打的?」

「雪雪。」白司晨眼圈一紅,險些哭出來。

「沒事了,不怕,乖啊,有我在有陳宇在,不會有人敢再欺負你的。」陸如雪連忙抱着她小聲安慰。

「周帥,你沒事吧周帥?」方麗驚呆了,她看着周帥的兩條腿,感覺到頭皮有些發麻。

「救我啊麗麗,救我…嗚嗚,快救我。」周帥語無倫次地慘叫着,他雙腿所承受的痛苦讓他恨不得馬上死掉。

但是偏偏他的意識清醒得很,想暈倒或者想死去都是奢侈。

宴會的主辦方趕了過來,所有的賓客都被疏散,只留下了幾個當事人。

「你放心,我世叔馬上就來,他會為你報仇的,一定會的。」方麗嘶叫着,用一副仇恨的眼神盯着陳宇:「你等著。」

「不好意思,我等不了了。」陳宇走上前,他一耳光甩在了方麗的臉上。

方麗又是一聲慘叫,她趴在地上恨恨地叫道:「你這個雜碎,我世叔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的。」

「你世叔是誰?」陳宇又是一耳光甩了過去。

「啊…我世叔是洪成剛,青門長老洪成剛,青門十萬弟子,你等著被碎屍萬段吧。」方麗尖叫着,用一副仇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陳宇。

「是他啊。」陳宇笑了,突然他又是一耳光甩了過去:「給他打電話,馬上…」

「啊…」方麗真的被打得沒有一點脾氣了,她不了解陳宇是不是得了失心瘋了。

按說到了這個層次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青門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可是陳宇既然知道,還敢這麼囂張,他到底是有恃無恐,還是說想早點死。

但是看陳宇揚起巴掌,她也不敢再廢話了,連忙拿起手機,哭哭啼啼地賣慘:「世叔,我是麗麗,我被人打了,我未婚夫被人廢了雙腿,世叔,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我正在趕過去,對方是誰?你沒有報我名字嗎?」門外,洪成剛正在匆匆地往車上走,一群人已經跟在他身後。

「我說了,可是他完全沒有把您放在眼裏,世叔你快來吧,我快被他打死了,嗚嗚,我爺爺他老人家走的時候,可是把我們方家託付給你了啊。」方麗哭喊道。

「你讓對方接電話。」洪成剛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的名字在豐陵不好使?

「我世叔讓你接電話。」方麗舉起手機,恨恨地盯着陳宇。

陳宇接過手機,按下免提,他笑道:「洪前輩,我是陳宇。」

「小陳,是你?」洪成剛的腳步頓時停了下來,他吃驚地說:「是你和麗麗起衝突了?」

「對,是我,我一位朋友,被她未婚夫騷擾,她拒絕了以後又被他抽了耳光。」陳宇道:「而且還反咬一口說我朋友勾引他。」

「你這位侄女,也是位不分青紅皂白的主,洪老,我打得沒錯吧。」陳宇道。

「沒錯,一點也沒錯。」洪成剛揮揮手,讓身後的一群人散了,既然是陳宇,那今天他也沒有必要去了。

「你,你認識我世叔?」方麗臉上露出一絲驚恐的神色來,她做夢也沒有想到陳宇居然認識洪成剛。

而且看兩人聊天的樣子,似乎還挺熟,她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自己今天的這頓打,怕是要白挨了。

「認識,你世叔找你。」陳宇把電話遞了回去。

「世叔,我是麗麗。」方麗哆哆嗦嗦地接過了電話。

「方麗,向對方道歉認錯,態度誠懇點,能救你自己一命。」洪成剛的一句話讓方麗懵了。

「世叔,為什麼呀,他打人,嗚嗚,是他動手打人的。」方麗不服氣,她哭道:「我爺爺過世的時候…」

「別拿你爺爺說事,我年輕的時候你爺爺幫過我,後來我也沒有虧待你們方家,別告訴我你們方家有今天的地位,是靠你們自己拼出來的。」

洪成剛的眉頭一皺,語氣有些不悅:「因為遵守對你爺爺的承諾,所以你們方家的事我也從來沒有說不管。」

「但這樣讓你們覺得你們方家在豐陵可以橫著走了對嗎?」

「不,不是的世叔,我不是這個意思,可,可是周帥被他打骨折了啊。」方麗嚇了一跳,但語氣還是不服。

「為什麼不打死他?」洪成剛哼了一聲道:「這種人渣,也只有你自己把他當成寶了吧。」

「如果你當我是世叔,那就按我的話去做,如果不是,那就當我沒說過,從此以後,我和你們方家沒有任何關係。」洪成剛喝道。

「不要啊世叔,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按你的話去做,馬上去做。」方麗驚了。

她清楚方家之所以有今天的身份和地位完全是洪成剛的緣故,如果洪成剛真的和他們方家斷了關係,那他們方家很快就倒台。

。 「錢老,這把劍值多少錢?」許晴替自己直播間的大哥們問道。

他們作為普通人,可能膚淺了點,關心的,只有價格。

「呵呵!一千萬以上應該沒爭議。但具體值多少錢,也唯有拍賣才能體現出來。我們不妨可以參照拿破崙的佩劍,拿破崙同樣是歐洲很有名的軍事和戰爭天才,他的佩劍,曾經拍出480萬歐元。」錢老笑道。

拿破崙的佩劍長97厘米,呈柔和弧線,劍身上雕刻着精緻的花紋和金飾,風格之華麗非常罕見。

據悉,他在征戰埃及時喜歡上了阿拉伯彎刀,認為它彎曲的形狀在砍下敵人腦袋時很有用,後來便命人仿製了那把劍。

後來拿破崙將劍送給他的兄弟作為結婚禮物。之後,這把劍在拿破崙家族世代相傳。

拿破崙和亞歷山大在歐洲都很出名,但要說誰更厲害,綜合來評價,亞歷山大會略勝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