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衡量一下。

各大勢力的人交頭接耳起來。

宋菲也不急著宣布…因為她知道報價遠遠沒有結束,最起碼,中洲的人還沒出手呢。

圍觀的武者們已經緊張到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他們沒想到眾多大型勢力還真得是不輸面子,加價全部是一百萬起步。

這太震撼了。

他們何曾經歷過這種拍賣。

競拍者看似風平雨靜,可一張嘴就是百萬的提價。

這可是尋常武者幾輩子都掙不到的絕財富。

還有比這更刺激的拍賣會嗎?

陳玄皺起眉頭,他已經基本確定,自己確實是錢不夠了。

從眼前的情勢來看,最終報價很有可能達到千萬元石,甚至更多。

自己準備的元石遠遠不夠。

「能不能搞點元石?」

陳玄思量著。

若是能搞到大比元石,他要不要繼續競拍?

一千萬元石,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拼了!

陳玄覺得自己根本不用去想了,別說一千萬,就算再多點,也是值得的。

這可是它的洪荒戰寵…

而且只要丟進蒼古世界就能成長,根本不需要任何後續培育資源。

這麼算下來,光培養資源這一項,就能省一個億的元石。

「這不就是,只要能拍下這戰寵蛋,我就等於賺了一億的元石?」

陳玄眼神一亮。

「沖了!」

「去搞錢。」

陳玄打定了主意,只是去哪裡搞錢呢?

想了想,陳玄給李頃隆發了條信息:「李院長,你不是說我作為陣法學院的客座教授,每個月有兩萬元石的薪資嗎?打個商量,能不能預支我一百年的薪資?」

坐在中洲區域靠前位置的李頃隆正一臉嚴肅的跟常采冰交代著報價的事情,忽然他的手機信息提升聲響了起來。

他掏出手機,低頭一看,差點就氣的吐血。

「這小子,竟然想預支一百年的工資。要不是看你能搞出改良版陣法,能給你開那麼高的薪資嗎?兩萬,比我副院長都高了。」

「預支一百年?一個月薪資兩萬,一年二十四萬,一百年就是…兩千四百萬元石。」

「卧槽!一天班沒上,開口就要兩千萬元石,資本家看了都要流淚啊。」

李頃隆一臉無語,打字道:「陳教授,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你自己算一下,一百年是多少錢?」

陳玄算了一下,心道失誤了,確實有點多,改口道:「預支十年也行。」

十年是兩百四十萬元石,應該能幫到自己了。

李頃隆衡量了一下得失…覺得以陳玄對陣法界的巨大貢獻,兩百四十萬元石倒也不多,只是現在不合適。他道:「陳教授,預支十年倒霉問題,我跟院長商量下,大概率能通過。不過,元石只能在拍賣會後給你…因為這枚戰寵蛋我們陣法學院也很需要,所以我不能在這個時候資助競爭對手。」

看完消息,陳玄一臉無奈,拍賣會結束后,他還要元石做什麼?

他好奇道:「你們陣法師要太古戰寵做什麼?不如讓給我。」

李頃隆:「院長一直想養一直太古戰寵,為繪製陣法提供更優質的高級妖獸血液。」

養太古戰寵竟然是為了放血…這群奇葩。

陳玄很是無語,將陣法學員拋之腦後,開始想別的辦法。

哪知片刻后李頃隆的消息又來了:「陳教授,經過商議,我們決定資助你一百萬元石…在互為競爭的情況下,這已經是我們最大的誠意了,元石小冰會給你送過去。」

陳玄一喜,隔空給李頃隆豎了個大拇指。

「看來陣法領域的老傢伙們深知我的重要性,不敢太過拒絕我。」

不多會兒,常采冰就繞到了南瞻區後方,陳玄立刻過去。

「陳玄,這是李院長給你的元石。」常采冰將一個儲物囊遞給陳玄,又拿出一個小荷包,有些忐忑道:「這裡有十萬元石,是我個人的一點心意。」

「啊..冰冰,這太不好意思了吧。」

陳玄結果儲物囊和荷包,點頭道:「你放心,本金加利息,我很快就會還給你的。」

「陳玄,不用太急還我。」

冰冰臉色一紅,急忙回去了。

陳玄算了一下,自有的750萬元石,再加上110萬元石,此刻他擁有860萬元石,已經有些底氣參與競爭,不過還是不太保險。

這時,中洲軍方喊出了價格:「七百五十萬元石。」

這次倒是沒有一百萬的增加。

陳玄暗暗思忖,場上預算最為充足的肯定是中洲了,而最想要入手戰寵蛋的自然是北俱洲戰寵師協會。

北俱洲向來以培育戰寵出名,擁有人域一半以上的高級戰寵師。

他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獲得太古戰寵的機會。

作為獨霸一洲的超級大協會,北俱洲戰寵師協會的家底也是極為豐厚,真叫起狠來,未必會輸給中州。

也就是說,這兩方勢力才是最終競爭者。

見中洲軍方出手,北俱洲戰寵師協會立刻刷新報價:「七百六十萬元石。」

此時情況還不明,他們也不著急,只是十萬十萬的加價,顯露出了一種打持久戰的態度。

「七百七十萬。」

「七百八十萬。」

位於中洲陣營的常采冰突然站起身喊道:「八百萬。」

眾人紛紛側目,看向這個漂亮的女孩。

「這是中洲哪家的人?」

「她你都不認識?陣法領域的天才少女常采冰。」

「哦,那就是中洲陣法學員出手了,他們要戰寵做什麼?」

「陣法師最有錢了…也許是錢多燒的吧?」

中洲陣法學員的出手讓眾人都是一怔。

北俱洲陣營,重戰寵師小聲討論起來。

「這枚戰寵蛋,我們必須要收入手中。」

「沒想到除了中洲軍方,中洲陣法學院也出手了,這下有些難辦了。」

「無妨,價格離咱們的預算還差的遠呢。」

「老王,你莫要忘了,就算戰寵蛋到手,還需要準備至少上億元石的培養費用。」

「無妨,大不了以後勒緊點褲腰帶。這枚戰寵蛋,我們必須爭下來。」

「八百五十萬。」老王起身道。

中洲軍方的人立刻加價:「八百六十萬。」

老王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九百萬。」

常采冰步步緊逼:「九百一十萬。」

..

老王頓覺心中窩火…中洲軍方和中洲陣法學院竟然聯合起來輪番壓他。

看熱鬧的武者們也頓覺大為有趣。

在中洲兩方勢力的圍剿下…北俱洲戰寵師協會這次要栽跟頭了!

老王憋了一肚子氣,他連連冷笑:「中洲?有什麼了不起的,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下北俱洲的實力。」

「一千萬!」

老王的聲音中氣十足。

拍賣會會場頓時轟動起來。

一枚戰寵蛋竟然拍出了一千萬元石的高價,這在拍賣會歷史上都極為罕見。

能親眼見證這種場面,這趟來的太值了。

中洲軍方的人搖了搖頭,沒有再做聲。

一千萬元石,已經超過他們的預算,所以只能放棄了。

而李頃隆則是興奮起來,他看向對面的北俱洲陣營,小聲道:「小冰,你繼續報價,每次加十萬就行。」

「呵呵,跟咱們陣法學院拼有錢?」

「院長買戰寵也只是為了放血,根本不需要準備後續的培養費用…就算養死了也沒關係。」

「而北俱洲的報價,還要考慮後續上億元石的培養費用。」

「他們拿什麼跟咱們比?」

李頃隆一臉輕鬆,好整以暇的看著場中的戰寵蛋,這玩意,肯定是屬於學院的了。

常采冰起身喊道:「一千零一十萬。」

.

南瞻陣營前排,秦月見競拍價格已經飆升到千萬,心中震驚不已。

一個是最富有的中洲,一個是獨霸一洲的北俱洲戰寵師協會。

就憑南瞻軍方的四百萬預算,拿什麼跟人家爭?

她現在也漸漸理解了上級為什麼定了四百萬這樣一個較低的競拍預算…反正拼不過人家,還不如意思意思得了。

就在這時,她看到後排的陳玄在跟她招手。

來到後方空處,陳玄笑道:「秦上校,我手頭的資金不夠了。」

秦月一怔:「我還以為你早就放棄了呢,競拍價已經這麼高了,你還想摻和一腳?」

陳玄道:「若是軍方能支持一下,借點元石給我,我還是有希望奪下這枚戰寵蛋的。」

秦月眼神一亮,驚訝道:「你竟然準備了這麼多元石?」

隨即她懷疑道:「陳玄,拍下戰寵蛋僅僅是一個開始…後面的巨額培養費用你能負擔的起嗎?」

「後面的事後面再說。」陳玄道。

「我需要請示一下上級。」秦月點點頭,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掛掉電話,她長吐一口氣道:「陳玄上校,你的面子還挺大,上級批准了。給,這是南瞻軍方準備的四百萬元石。」

陳玄結果儲物囊,心中大定,連忙道謝。

就在剛才一愣神的功夫,競拍價就飆升到了千萬…陳玄懷揣八百六十萬,連叫價的機會都沒有了。

情急之下,他趕忙找軍方借錢了。

現在,他已經擁有一千兩百萬六十萬元石,心中也有些了底氣。

才耽擱一會兒功夫,價格又飆升到了一千零五十萬。

中洲陣法學院和北俱洲戰寵師協會,兩方勢力你來我往,步步緊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