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醒。

譚晚晚先醒了。 黑暗中睜著雙眼,勉強看到他硬朗的輪廓。 原來,早在他回來的那一天,就已經改頭換面,從孩子蛻變成 […]...

那得來回馱幾百趟啊?

「叔,這個月的錢是不是……」 陳長河擺手:「提什麼錢,提錢傷感情。」 高陽愣愣的。 覺得肯定哪裡不對勁。 * […]...